•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li>
  • 电话:1591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乌镇新闻
  • 铁打的乌镇流水的大佬迭代的互联网
  •   随着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举行,的江南水乡乌镇最近几天又一次迎来了大批互联网产业从业者。

      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间、烟雨朦胧的石桥上,或是水声潺潺的河岸边,与马云、丁磊、王兴等大佬擦肩而过,这一由会议举办地乌镇地理造就的特别体验,是独属于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特色。

      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乌镇也成为了大会的永久会址,因此大会又被称为乌镇峰会,诸多元素下,乌镇峰会甫一开始就成为了国内规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

      乌镇峰会之所以备受瞩目,不仅源于参会的各大佬,更重要的是,它了中国互联网产业跃迁的重要时刻。

      在时间的标尺上,乌镇似一个巨大舞台,成为度量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坐标,而这也成为在会议之外,观察乌镇的最大意义。

      2014年11月21日,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议程进行到最后一天,各人马渐渐散去,一张饭局照片的流出却将人们的注意力再次吸引过来。

      照片中,丁磊、张朝阳、李彦宏、朱云来、田溯宁等IT、互联网大佬围着一张简陋长桌随意落坐,印象中高高在上的产业精英们均脸挂笑意,不见商场的刀光剑影,只有旧友间的轻松、日常,就像任何一个普通该有的样子。

      这张照片被迅速,丁磊饭局的名号不胫而走。此后,丁磊饭局成为了乌镇峰会的保留节目,其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在乌镇掀起了组饭局的潮流。

      过去几年间,参加丁磊饭局的大佬几经变换,曾经旧友间的私下也因为的超高关注而逐渐改变。

      2014年11月20日,在第一届乌镇峰会的“中外互联网高峰对话”环节,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一位女粉丝冲上台向其示爱献花,女粉丝身穿的T恤上还写着“李彦宏我爱你”的醒目大字。

      2015年大会期间,一张雷军“怒视”周鸿祎的照片在网络走红,尽管那只是摄影师抓拍的一个偶然瞬间,却也足够引发网友大开脑洞,脑补剧情。

      2016年,尝到甜头的雷军在乌镇走起“时装秀”,周鸿祎则在河边扮上算命先生,主动吸引关注。这一年,丁磊饭局开到第三场,80后企业家第一次成为饭局座上客。

      还是2016年,少壮派们锋芒毕露,主动制造议题:由王兴、张一鸣、程维组局的一次闭门会议,成功制造了有关中国互联网下半场探讨的话题。

      2017年,乌镇饭局留下了另一个高光时刻:某间饭店包厢内,马化腾、王兴、沈南鹏、刘强东、程维、、张一鸣、朱啸虎等大佬齐聚一桌,那个被称为“东兴局”的饭局取代丁磊饭局,成为当年焦点。只是与最初的丁磊饭局相比,“东兴局”多了几分拘谨,排名座次的意味明显起来。

      值得玩味的是,作为中国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却在乌镇饭局中缺席了,这一情况曾一度引发热议。

      面对猜测,马云在2017年破天荒的在乌镇接受国内群访,采访中,马云如此回应,“大家一年难得聚聚,菜单没有那么重要,谁吃饭更不重要。聚在一起,这个是比较重要。我觉得他们不是刻意的,也是觉得话题好玩。”马云还补充道,如果自己想组饭局,也能把全世界的人叫来,但是没有意义,会被说“土豪组饭局”。

      2018年,缺席丁磊饭局的马云选择与丁磊在乌镇的咖啡馆步步边把酒言欢,彼时关注饭局的人们不会想到,不到一年后,丁磊会选择将网易考拉卖给阿里,再次印证商场上只有永远的利益。

      正如马云所说,乌镇为平日工作忙碌的大佬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时刻,而这个汇聚全行业精英的舞台,既了大佬们的巅峰时刻,也了诸多人物的起落。

      2016年,古永锵卸任优酷土豆CEO一职后最后一次出现在乌镇峰会现场;前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前脚在乌镇展示了百度无人车的实力,不久后便与百度产生矛盾,双方一度爆发口水战,并陷入纷争;曾经同在“东兴局”上的王晓峰和王兴成为了摩拜单车收购案的参与方,而曾经为乌镇峰会提供共享单车服务的摩拜如今已经更名美团单车,那抹橙色也逐渐被美团黄取代。

      互联网之于中国,相比互联网之于世界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工业落后于欧美的中国,在信息和网络时代,具备了引领世界潮流的能力。

      接入互联网20余年,中国网民超8亿,世界互联网十强企业,中国占据多席,远超欧洲,一个世界网络强国已经形成。

      在中国,也还没有哪个行业像互联网一样,凭借充分的市场化竞争和自下而上的打拼诞生如马云、马化腾等多名享誉世界的企业家。

      今年十一假期,美团股价再创新高,坐上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三名的,昔日人们叫顺口了的BAT,如今已经被ATM取代。

      BAT到ATM只是行业格局变迁的一个切面,从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始,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发生巨大改变。

      社会影响方面,移动支付、共享单车、O2O、电商等新兴行业已经重新塑造了国人的生活习惯,并反哺上游,正在推动产业。

      创新层面,从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中国互联网告别了以往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经验的历史,微信号成为了Facebook等海外巨头的模仿对象;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海外版抖音)成功在其他国家站稳脚跟;联想旗下Shareit(茄子快传)的海外用户数已经突破15亿;被昆仑万维收购后的Opera在非洲等新兴市场获得认可。

      创投层面,中国本土的创投全球,东南亚、印度、非洲、拉美、中东甚至美纹身的忌讳和讲究国,中国创投力量积极在海外寻找新的机会,而中国本土互联网产业的成功则是他们的最大背书,在印度,“中国版”已经成为许多印度创业者介绍自家产品的标准话术。

      在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麦肯锡资深董事合伙人罗颐便在主旨中提出“中国互联网经济已超美国”,罗颐介绍,麦肯锡国际全球研究院分析了互联网相关产业占P的比重(称为IP)发现,中国在全球属领先地位,增长速度惊人。

      此后的六年,中国互联网玩家们用智慧和勤奋不断证明着以上观点,而小小的乌镇,则印刻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缩影。

      在中国,互联网这一庞大行业的迭代速度快到以年为单位。如今,在经历了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后,乌镇正行业的另一次转型。

      2016年7月,美团创始人王兴首次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在同年11月17日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又做出更加进一步的阐述。

      中,王兴表示,“最近四年是互联网上半场时间,也就是以用户红利为代表,用户规模快速增长为代表,以广度为代表;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拐点时期,接下来的互联网+下半场,很重要的一点不光是用户的广度增加,还要加大用户的深度。”

      乌镇峰会第一次召开的2014年,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创投热潮高峰期。当时,O2O迅速升温,围绕外卖、打车、家政等与人们生活关系密切的领域,各家企业使出浑身解数扩张用户规模,“烧钱、激战、撒网”是贯穿年头到年尾的主旋律。

      随着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殆尽,寻找新的增长点,探索新下的发展模式,成为企业家们思考的重点。

      从乌镇峰会历年主题可以看到行业精英们的关注焦点:从互联网+到网络治理,从模式创新到技术创新;从人工智能到5G。

      2016年会议期间,王兴、程维、张一鸣还能坐在同张桌子前谈笑风生,讨论互联网下半场的问题,但转眼间,台上的朋友便成为了商场上的对手。

      2017年2月,王兴不打招呼直接上线“美团打车”业务,让曾经井水不犯河水的美团和滴滴爆发战争。

      而在2017年大会期间参加“东兴局”与马化腾同桌共饮之后,张一鸣带领抖音在2018年春节成为增长黑马,刺醒了行业巨头。随后,字节跳动与腾讯、百度多次擦枪走火,字节跳动今年正式上线搜索功能,直接攻入百度后院。同时,腾讯不断加码对短视频赛道的投入,字节跳动则全力布局社交和游戏赛道。

      一切迹象都表明了,增量时代结束后,存量厮杀便愈加激烈。与此同时,面对变化,更多的企业选择寻找新的增量。

      当消费互联网增长乏力,产业互联网成为新的希望,去年9月30日,步入20岁的腾讯宣布正式启动新一轮整体战略升级,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主攻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很快成为行业新热点。

      对于组织架构及发展战略的调整,马化腾坦言,“我们需要时刻保持,充满危机意识和前瞻性,才能引领腾讯进入下一个时代”。为了看清航向,他甚至亲自在问答社区提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虽然短时间内,产业互联网很难复制消费互联网的辉煌,但如今,围绕产业互联网的讨论依然炽热。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走到了新的历史关口,而不难预见,乌镇这个舞台,还将更多故事的发生。

      12月1日~7日,虎嗅虎跑团将前往日本东京,考察8000员工创造近100亿利润的711,单店年销售过亿元人民币的唐吉诃德折扣店,以及其他高坪效高人效业态。

      智慧城市网定位于提供智慧城市领域新闻资讯、企业案例的行业网站。智慧城市网为相关职能部门、城市管理者和信息化厂商机构及时了解最新智慧城市规划与建设方面资讯和商机不可缺少的行业门户网络。

      

  • 关键词:乌镇照片